盘口分析

   从教育行政权力的纵向配置上,在推进简政放权的同时,应该同时加大教育行政权力在某些管理事务上“合理扩张”即向上集权的力度,尤其是要加大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统筹教育发展与改革的力度。      

盘口分析

盘口分析  20世纪70年代末在世界范围兴起的政府向学校“放权”、鼓励家长和学生“择校”的市场化教育改革,绝不是简单的放权。教育事关国家战略的实现,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不会对教育放任自流。放权的同时往往意味着高层级政府对于某些行政职能的集权,意味着某些权力的保留,还意味着放权后对于学校问责的强化。集权的主要方式就是对于课程和学业标准的控制。尽管给学校下放了财政权和管理权,但是,通过颁布国家课程标准与学业标准大大加强了政府对于整个教育以及单个学校的控制。尽管许多职责从国家或者地方政府转移,但政府的总体作用并没有明显下降。   

盘口分析

盘口分析 放权、集权、问责制共同构成教育行政改革的全景图,展现出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学校之间权责划分的结构性、立体化调整。对我国来说,某些教育行政职能的集权以及教育问责制的健全都势在必行。我国在教育行政管理上素有集权的传统,集权所带来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因而在教育行政改革中某些教育事务的分权是大势所趋,但某些教育事务的集权也迫在眉睫。集权既意味着收权,也意味着承担更多的责任。分权有时容易成为政府下移和转嫁责任的借口。政府通过分权或者打着分权的旗号逃避责任,是中外教育改革中都出现过的现象。

盘口分析

盘口分析

政府尤其是高层级政府应该履行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在我国更应如此。该管的须管好,不该管的坚决“放权”,是政府教育行政职能转变的基本要求。政府应当成为教育体系的构建者、教育条件的保障者、教育服务的提供者、教育公平的维护者、教育标准的制定者和教育质量的监管者。         

盘口分析

未来,政府主导的教育发展与改革模式未来还会持续下去。教育中的分权、择校、集权与问责等改革都是在政府主导下推进的,不论是中央集权制国家还是分权制国家概莫能外。教育改革的主动权,始终掌握在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手中。 风起于青萍之末,而驰骋于天地之间,世间万物,无不受其吹拂。文化无影无形,却润物无声,虽形成于日常俚俗之中,却能对社会产生恒久的影响。文化思潮的变化,对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不可不察。   

盘口分析

在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文化生活却出现一些不良趋向,文化失范、道德失衡、心理失常成为时下人们议论的焦点,并引起有识之士的担忧与思考。这些文化现象所来有自,亟须对之做出理性的梳理与分析。为此,人民日报特开辟“文化世象”栏目,首期将刊出“警惕不良文化趋向”系列九篇文章,对当下最具代表性的九种不良社会文化现象进行集中分析与评论,以期为匡正时弊、推动社会文化健康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盘口分析

第一篇   闭门造车何以大行其道   贺绍俊   作家余华新近推出的一部文学作品堪称罕见的热卖,小说未及印刷便已预订出70万册,在文学类图书中,销售量名列前茅,这是国内大部分作家难以企及的。但是,细读这部作品,很多读者、评论家大呼失望。作品尽管勇敢地触及强拆、卖肾等敏感的社会问题,然而令人感觉作者不过是把一些新闻事件拼接在一起,对这些社会问题并没有深入的了解,更谈不上发自内心的体验,因此叙述浮于浅表,缺乏思想的力量,显得轻浮和单薄。

盘口分析

文艺与生活的关系,是一个最基本的、被反复提到并一再强调的文艺理论话题。有的人也许觉得,这并不是非常复杂的理论话题,无非是说明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泉,缺乏生活的不断丰富,创作的资源就会枯竭,有必要翻来覆去地提及吗?事实证明,反复强调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在现实中,脱离生活、闭门造车的现象从来就没有中断过。读者或观众接触到这类闭门造车的文艺作品,掩饰不住他们的失望,尖锐的批评自然就不绝于耳。   

盘口分析 难道我们的作家艺术家在创作时就想不到文艺与生活的关系问题吗?难道作家艺术家进行创作时,还需要有人专门向他们论证文艺与生活的关系是多么重要吗?      

盘口分析

盘口分析 其实,对于作家艺术家来说,它首先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创作态度问题。一些作家艺术家并非不知道补充生活体验的重要性,也时常感觉自己的资源库存严重匮乏,但他们就是不愿意设法与生活建立起密切联系,原因是多方面的,或者是他们已经答应了出版商的约稿,或者是他们下不了放弃城市优裕生活的决心。热播电视连续剧《爱情公寓》,写当代年轻人的爱情故事,一看便知编创者是在毫无生活体验的情景下动笔创作的,缺乏生活体验,依靠照搬、抄袭海外相同类型的电视剧情节来敷衍成章。这种现象绝非个例,据我所知,电视剧制作界往往是觉得某种类型的电视剧有市场了,或者发现某类电视剧热播了,就赶紧组织班子抢拍,哪里还顾得上深入生活与搜集素材?在这样的情境下,编剧只能采取闭门造车的方式,胡编乱造,照搬照抄,怎么快就怎么来。这完全是一种迎合市场的写作态度,以这样的态度来写作,我们能指望他们写出真正的佳作吗?   

Copyright 2004-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线上真人赌钱信誉平台登录